这是一个来自台湾的野放茶生存样本

发布时间:2017-10-11 14:50  作者:摆尾鲸  来源:利发国际lifa88
前阵子来台湾,有一种记忆犹新的印象,那就是,多听及当地茶人谈自然、谈生态、谈茶叶生长环境。似乎对生态环境的强调,已然成一种风气或趋势。 而恰巧在食养山房的茶会中,我们结识了高定石先生。这位被林炳辉老师戏称为台湾茶“价格担当”的制茶人,从1992年,就开始投入到“野放茶”又或称“荒野茶”的制作。 由此才有了我们这次对高定石先生的拜访,以及此次对话的产生。
▲ 在食养山房再次见到高定石先生时,方才想起,在一年之前,重庆某茶事活动中曾与其有一面之缘。那时,粗衣宽袍却又是光头的高先生,看起来像是一位出家人。今日结识,方知其是一位制茶人。 “其实你要是在Google里搜我五年前的面相,也不是这样子。是茶把我改变成这样。”高定石说。
把祖先曾经荒废的茶园重新开垦出来, “然后,再让它荒着” 从台北最繁华的街区西门町打车上石碇山上的“定石野茶”,30多公里的路程,对于不大的台北而言,司机一听精神无不为之一振,“大单”。 从交通拥堵的路段,到猛踩油门的高速路,一路山脉起伏不断,这的确是个太适合茶叶生长的宝岛。从南到北,不知道有多少制茶人在各自的山头实践着自己的茶叶之路。

而高定石选择的则是一条“极端”之路,亦如这石碇山上的单行道,不能并行,有且只有一条路,孤独一人行,而他一走就是二十几年。 虽然也曾有过前十余年,寻求答案而不得的纠结和困苦。但今日的高定石在谈到自己的茶园治理和理念的时候,是自信的——

“基本上,茶园里面的杂草,如果不高过茶树,我就不理它,只要不抢走过多茶叶的营养,就让它跟茶园相处在一个相对自然的状态。” “我家的茶树上是有蕨类攀爬的,而且至少有3种以上的蕨类在共生。” “茶园里的泥土,随手一捧,就能看见很多松土的虫子。” “不施农药肥料,甚至连水都不洒。”





这种“无为而治”的理念,早年没少受街坊邻居们的嘲笑。他们戏言“定仔的茶园,三代除不到一次草,草比人还高。” 早期茶叶产量少,又没有市场,也让家人不理解。“当我的茶标到一斤台币10万块的时候,家人说,反正你这个价格是写给你自己看的,要不你再多写几个零?我不讲话。”

但今天,年产量不过区区80斤的一小方茶园,却能养活十口人,平均每斤4万元人民币。 “我儿子现在是大二,他跟我讲说,爸爸我不知道您的茶还可以这样,对不起,过去是我们的愚蠢。” 而除了茶叶本身坚持野放的山野本味外,在工艺上,高定石也不再像父辈大批量做茶那般,而是加入了自己多次尝试后的理解,每款茶的做法都跟传统做法类似,但又不太一样。

“比如我的每一款茶,一定都会日晒,因为我就是天然野放的茶,天地万物都是需要阳光的,包括你们现在喝这个茶也会喝到日晒的味道,阳光它是有力量的。” “基本要经过采摘、日晒、手浪菁、铁锅手炒、炭焙……这些工序。每一款茶我都会炭焙,包括这个白茶,我至少要再焙6次。” “而我为什么要做这么彻底?因为我要走在别人前面,后面要跟着做的人,要跟就很难。因为土地跟环境这个东西,要破坏几个小时就做到了。可是你要复原,可能你一辈子都等不到它原先那种状态。

高定石祖籍福建安溪,清朝中期先民移到台湾至今200多年。家中世代种茶,种了十代人,到了高定石这一辈,他有选择性地把祖先曾经荒废的茶园重新开垦出来—— “然后再让它荒着。” 而原来父辈人工管理的茶园,则没有再管,“我不会一块做这个,一块做那个。”因为荒野茶除了自身环境,对周遭数公里以内的环境要求也会很高。

26年前,父亲得癌去世给了高定石不小的触动。于是他回来接手家业,并决定不再使用农药、除草剂,以自然农法做野放茶。 指导高定石走出这样一条茶叶之路的,是他认定的这样一个简单逻辑: “茶是一个生活饮品,但也是奢侈品,要衣食无忧才会有茶,那喝茶不就是为了环保养生、跟安顿你的身心灵吗?所以要喝就要喝干净的茶。”

第一年到第十年,为了走这样一条茶的路,高定石甚至靠卖掉父亲在台北的两处房子维持生计。 “但也是因为这样子的因缘际会,我在10年前人生比较困顿的时候,我非常感谢食养大哥(林炳辉)跟我分享佛跟生活。” 为了走出去,高定石早期也没少参加台湾的制茶比赛。今天过去的奖状他却没有再挂出来,“但那个过程我是经历过的。”

2007年,台湾当地一份主流媒体的报道,让高定石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局面。但距离1992年高定石刚开始做野放茶,已经过去了15年的时间。 这15年间的酸甜苦辣,已非今天坐下来的一番交谈所能够感同身受。 没有再去回忆这其间种种,高定石也只是简单几句话带过,“走这条路,我本来就是坚定如磐石的心,跟我的定石两个字是一样的。”

“虽然直到6年前,我都会很期待人家在我身上证明一切,可是这三五年来,我是因为我生活跟想法都更简单了,我只想过我自己的生活,就觉得够用就好,其实再讲更简单点,就是茶安放了我的生活跟身心灵。” “我现在常跟别人分享的一句话,就是凡事都有一个过程,那个过程是漫长而完整。是如实的,时间会证明一切。”

Q&A Q:利发国际lifa88   A:高定石
Q:当您起意要做这种野放茶的时候,是当时市场有这种需求的人?还是您自己在这样方面,自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?这样的想法又是从何而来的? A:当时市场没有这个需求,是从无到有的。 做这样的茶的原因,是因为我就只能做茶,接家业,照顾好我两个家庭,那我走这条路(纯古法手工野放茶的原因),就是我要走得比别人早,我要走得比人家完整。 现在的有机茶,以及自然农法的茶,现在价格会提高很多,是因为我拿着关刀在前面砍,我上来,后面也就跟着上来了。
Q:您的茶价格很高,所以外界有称您为“高乘十”的段子,指您的价格都乘十了。你对这样的声音会解释吗? A:那么最简单的原理就是我茶做这么少,如果我的单价不这么高,我的房子没办法盖,我的生活环境没办法改善。因为我的能力也有限,不可能符合全部的人的需求和要求。还有我走这条路的时候就知道这条路是孤独的,需要坚持的。但我始终知道我这个方向是对的。
Q:您的消费人群一般是哪些人? A:长期买我茶的人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爱茶的人,一种是企业主。但能长期支持我的茶,并喝得懂我的茶的人其实是心能静得下来的那种人。 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就是,我一天起来之后,我会听经打坐念经,照顾家人,做茶、讲茶、分享茶,这就是我的生活,我现在就是简单随缘,够用就好,我并不会在乎人家怎么去论定我。
Q:像这种做野放茶生态茶的做法,已经成为台湾的业界共识了吗?像您这样做茶的人有多少? A:还是极少数。其实大概还不到3%吧。但其实现在也有大陆的茶人要做有机茶,连续好多年来我这里,我们这里的官方机构都不知道。包括在台湾,XXX他们要做有机茶,也是到我这里来参访。
Q:现在很多做生态、做有机的,都会申请一些认证,您有没有申请类似的东西? A:我记得那次媒体采访的时候,我们的茶改场,就是辅导茶农的,他们说高老师你要不要参加认证?我当时心里想,我都孤独地走了十几年了,我还认证什么,就天跟地跟我自己认证就好。
Q:您平时会做一些什么样的茶类? A:我自己有做绿茶,名字“交泰”,起源于易经的泰卦;“万秀”就是包种茶,我父母亲的名字;“红玫”是红茶,我姐姐的名字;“定美”就是东方美人,我跟我太太的名字;白茶就是“定轩”,我跟我儿子的名字。几乎我所有的茶都是以我和我家人的名字命名的,没有我家人的成就,也没有我的今天。
Q:从您的父辈也一直都是这么多茶类都在做? A:我们家祖祖辈辈其实就做两款茶,万秀跟定美,其实就是包种茶和白毫乌龙。绿茶、红茶、白茶,本来我也不愿意做,因为以前的印象是,绿茶喝起会觉得很苦,又会刮胃,白茶就淡而无味…… 可是因为客人跟我定了之后,我自己做了之后,觉得还可以。我所有的茶跟您印象当中在外面喝得到的所有茶,滋味香气会完全颠覆的。 其实我最常跟人家分享的,就是我的茶可以泡到“地老天荒”,你可以泡一天两天,三天,都不会酸掉,不会臭掉,只是滋味淡与浓而已。
Q:您做荒野茶,也会做日饮级的茶吗? A:会有少量秋茶出来,人民币大概在5000~6000元/斤之间,但是要说单价再低,就没办法。
Q:感觉这次来台湾,听到台湾茶人们越来越谈创新,而大陆这边现在会越来越谈传统回归,不要添加太多新东西,这个东西,您怎么看? A:你讲的回归传统,简单来讲,是人要本分,要饮水思源,我们的创新跟变化,是祖祖辈辈留下的工序跟工艺,那个基础是不变的,而我们只是经过微调。 还有最重要的,其实你的每道工序、跟你使用的每个器皿,都要跟茶相得益彰我才会做,要不,你做那个干嘛,不是多了个工序,你说好就是好。 我们也是经过遵循古法之后,才有自己的微调的,最重要是跟茶相得益彰。
Q:那么跟茶相得益彰的评判标准是什么? A:跟茶相得益彰,其实就是你多了一道工序,它就有它的工序香和工艺香。
Q:为什么您没有再参加制茶比赛? A:我到2006年就没有再参加我们这边的比赛的原因,就是因为我去参加比赛,我们这边的农会,会把我最精品的茶收购回去,不让我领出来。那时候的我,就觉得如果让我有压力的事情,我就不碰,于是就没有再参加了。如果可以让我把茶领出来,我还是会比的。
Q:大陆喝茶会讲“醇”,但是感觉这个茶是“纯”,味道不会有太多变化,纯洁、纯净、单纯。 A:它入口的时候,有蜜香、花香、果香、薄荷、肉桂、甜,还有桂花香,这些香气在这个茶里都能喝得到,像您刚才说的“纯”,还是“细致稠雅润”。细致当中是有韵的。
Q:我们现在能够理解您的做茶思维,但是,对于更广大的喝茶人群而言,它会不会过于小众? A:你讲的这个是对的,也是事实。可是我刚刚也讲了,茶是一个生活饮品,也是奢侈品,你是要衣食无忧之后才会想喝茶,喝干净的茶,可是先天要有能力,对,就是这样,你自己去选择。 这么一点点量,也不可能被每个消费者认可,无论单价还是品质。其实那个我在做这么一点量的时候,定这个单价和品质的时候,我自己都已经想清楚的。 话再讲回来,就是随缘。生活跟想法,够用就好,简单随缘。
Q:如果说,我们把第一重心太过于放在生态和干净本身上,如果没有其他的因素作为附加,只是生态作为核心因素的话,那像云南和缅甸的边境还有诸多的原始森林,可能会有高于台湾的生态气候环境,其实在这个过程中,会不会对我们有一些什么影响或者不利? A:其实还是你定的方向,每个人的路,跟天地,跟茶都不一样,每个人做出来的茶,世界上每个人都无法取代,其实就是大家共生,不会影响到。因为品相都不一样。
撰文:摆尾鲸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
我来评论
登录后发表评论 | 我得说两句 总共(34)条评论
大家都在说
  1. 2017-12-07 1楼
    过来看看。
  2. 2017-12-07 2楼
    若无意在丛林中觅得三五棵野放茶树,也没有人会当宝的,都是人为,加人造的,高价的不一定就是最好的!
  3. 2017-12-07 3楼
    知道了。。。
  4. 2017-12-06 4楼
    野外生存。
  5. 2017-12-06 5楼
    开眼界了。
返回手机版
lifa88
  1. 服务中心
  2. 顶部
lifa88